美国对中国非冷冻浓缩苹果汁反倾销案

发布日期:2011-07-12  编辑: 徐铮 律师  来源: 本站原创

本案是美国对中国反倾销调查应诉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案子,经历了商务部多次行政复审和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的两次审理,原审调查中的强制应诉企业和我们代理的参加年度复审的企业,最终均获得零税率。本案申请方美国苹果协会的主席因为本次反倾销调查的完败而引咎辞职。

(一)案件简介

1999年6月7日,美国苹果汁产业(“申请人”)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申请,要求对原产自中国的非冷冻浓缩苹果汁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申请人指控的倾销幅度为51.74%。

1999年6月27日,美国商务部决定对本案正式立案调查,调查期间为1998年10月1日至1999年3月31日。本次调查中,美国商务部抽选了5家强制应诉企业,后来又增加2家自愿答卷企业作为强制应诉企业,此外,还有4家申请单独税率待遇的A卷企业。

1999年11月23日,美国商务部作出反倾销初步裁定: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从0%到54.55%,A卷企业的单独税率为28.71%。

作 为中国苹果汁企业的代理律师,北京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及美国合作律师事务所Grunfeld, Desiderio, Lebowitz, Silverman &Klestadt LLP(“GDLSK”,合称“我们”)就初裁中存在的问题和计算错误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评论意见。为此,美国商务部于1999年12月27日公布修改后 的初裁裁定,将原来裁定的54.55%倾销税率修改为29.89%。初裁之后,我们继续向美国商务部提交抗辩意见,反对美国商务部采用印度作为替代国,主 张美国商务部应该使用土耳其作为替代国。

2000年4月13日,美国商务部作出反倾销最终裁定。后经进一步修改,终裁结果为: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为0%至27.57%,A卷企业的单独税率为14.88%。

2000年5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作出肯定性的损害终裁。2000年6月5日,美国商务部针对中国的非冷冻浓缩苹果汁产品发布反倾销税令。

2000 年7月,我们代表中国苹果汁产业,就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提起诉讼。2003年11月20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作出最终裁 决,中国苹果汁产业胜诉。2004年2月13日,按照国际贸易法院的终裁裁决,美国商务部公布了修改后的反倾销税令:强制应诉企业的税率均为0%,A卷企 业的单独税率为3.83%。

在法院诉讼程序进行期间,中国出口商仍未放弃积极参与其他程序,其中我们所代理的中国苹果汁企业,在第一至第三次年度行政复审中均获得零税率的好结果。

(二)案件难点和胜诉关键

1、获取最好的替代国数据

本 案是美国对中国反倾销调查历史上最艰难也是最成功的胜诉案例之一。在应诉过程中,我们及中国苹果汁企业遇到很多挑战性的难题。举例而言,申请人的律师曾向 美国商务部提交一份很有说服力的关于苹果价格的公开数据,该数据来源于印度新德里水果市场。假设美国商务部采纳了该份数据,中国企业的倾销税率将超过 100%。对此,我们安排律师前往新德里深入调查申请人提交的价格数据,结果发现申请人所主张的价格数据是基于质量等级较高的苹果,而不是用于生产苹果汁 的质量等级较低的苹果。我们采集了一系列照片及相关证据提交给美国商务部,证明申请人提交的数据不可用。

2、通过美国法院纠正商务部的错误裁定

如 前文所述,本案中,美国商务部初裁裁定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为54.55%,A卷企业的单独税率为28.71%。在我们提出抗辩后,美国商务部将原来裁 定的54.55%倾销税率修改为29.89%。最后,在我们进一步抗辩后,美国商务部终裁裁定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为0%至27.57%,A卷企业的单 独税率为14.88%。这在当时已经是美国对中国农产品反倾销调查应诉历史上取得的最好结果。尽管如此,基于中国苹果汁产业能够获得全胜的判断,我们当时 强烈建议中国苹果汁产业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提起诉讼。

在诉讼过程中,我们继续坚持在美国商务部调查阶段所主张的抗辩意见,包括:(1)反对 采用印度作为替代国(理由:印度不是浓缩苹果汁的主要生产商);(2)反对采用印度的苹果价格作为中国苹果的替代价值(理由:印度的苹果价格受控于政府的 价格干预计划及补贴政策);(3)反对采用印度储备银行的数据计算管理费用及利润的比率(理由:该数据不具有代表性);(4)质疑美国商务部关于海陆运费 的计算;(5)质疑美国商务部关于动力煤的替代价值以及关于铁路运费的替代价值;及(6)其他相关事宜。

2002年,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作出 裁决,裁定中国苹果汁产业胜诉。法院完全接受了我们提出的抗辩意见,并将案件发回美国商务部重审,指令美国商务部采用苹果汁主要生产国包括土耳其作为替代 国,不得采用印度的苹果价格作为替代价值。2002年11月15日,基于国际贸易法院的裁决,美国商务部公布第一次重审裁定。美国商务部被迫采用土耳其作 为替代国,并采用我们提交的土耳其苹果价格数据重新计算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此外,美国商务部修改了关于海陆运费及动力煤的计算。按照修改后的结果, 强制应诉企业的税率均为0%,但A卷企业的税率为28.33%。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A卷企业的税率再次向国际贸易法院提出抗辩,主张美国商务部重新计算 A卷企业单独税率的方法不符合法律规定。2003年3月21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作出第二次发回重审裁决,认可美国商务部给予强制应诉企业的零税率,但驳 回美国商务部针对A卷企业重新计算的28.33%税率。2003年5月5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第二次重审裁定:A卷企业的单独税率修改为3.83%。 2003年11月20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认可美国商务部第二次重审裁定,至此,整个诉讼终结,中国苹果汁产业取得完全胜利。2004年2月13日,美国 商务部发布倾销税令:强制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均为0%从而不适用反倾销税令,A卷企业的单独税率正式修改为3.83%。

(三)胜诉的影响及意义

本 案是美国对中国反倾销调查应诉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案子,这是第一次所有强制应诉企业均获得零税率,也是第一次美国商务部被迫放弃采用印度作为中国 的替代国。在此之前,在美国对中国农产品及食品的所有反倾销调查中,包括蘑菇罐头案、大蒜案及小龙虾案,中国企业均未取得好结果。本案的胜利不仅使得中国 苹果汁企业免于反倾销税负,还为美国在对华反倾销调查计算方法适用确立了先例。本案为中国企业参加未来的美国反倾销调查带来很多启示,包括:

●替代国的选择至关重要。尽管美国商务部一直以来均选择印度作为替代国,但是这种做法可以被成功抗辩。但这需要大量深入的调查工作,以说服美国商务部采用合适的替代国和替代国价格。

●即使启动法院诉讼程序,在法院程序进行期间,中国企业一定不能放弃其他途径,例如继续积极参加年度行政复审或新出口商复审程序以取得好结果。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