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对中国汽车挡风玻璃反倾销案

发布日期:2011-07-13  编辑: 徐铮 律师  来源: 本站原创

加拿大汽车挡风玻璃案是中国入世之后,外国政府第一次在反倾销调查中给与中国整个行业以市场经济地位,这是一个标志性胜利。加拿大政府在该案结束后,对“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0条进行了修改,要求申请方提供足够证据证明应诉产品来自非市场经济国家。本案最终以无损害结案,我们代理的应诉企业也获得了零税率。

(一)案件简介

2001年9月20日,加拿大国内生产商PPG Canada Inc向加拿大海关税收总署(Canada Customs & Revenue Agency,以下简称“海关税收总署”)提出申请,要求对来自中国的用于配件市场的汽车挡风玻璃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2001年12月18日,海关税收总署和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Canadian International Trade Tribunal,以下简称“国际贸易法庭”)正式立案开始调查。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奔迅汽车玻璃有限公司、信义汽车玻璃(深圳)有限公司、东莞港湾汽车玻璃有限公司四家中国企业应诉。我们贸易团队中的律师代理了中国商务部和东莞港湾参加本次调查应诉。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2002年2月15日,国际贸易法庭做出了肯定性初裁。同年5月2日,海关税收总署也作出肯定性初裁,认定中国汽车挡风玻璃出口企业的倾销幅度分别为:福耀:57%;深圳奔迅:51%;信义:36%;东莞港湾:40%;其他中国企业(未应诉企业):194%。2002年5月,海关税收总署对中国政府和应诉企业展开了20余日的现场核查。2002年7月31日,海关税收总署做出终裁,认定中国汽车挡风玻璃产业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运行的,应诉企业的倾销幅度大幅降低,分别为:福耀:24.09%;深圳奔迅:0%;信义:0%;东莞港湾:0%;其他未应诉中国企业:114.32%。2002年8月30日,国际贸易法庭就损害方面做出了否定性终裁。至此,案件以中方获得全面胜利结案。

(二)案件难点和胜诉关键

本案是继美国汽车挡风玻璃反倾销案之后,对我国汽车挡风玻璃产业的又一轮冲击。美国汽车挡风玻璃反倾销案裁决结果是,中国企业被征收3.71%至124.50%的反倾销税。加拿大与北美同为北美国家,反倾销程序基本相同,而本案与美国汽车挡风玻璃反倾销又涉及同样的被调查产品、具有相同的申请方,因此,本案想要取得应诉成功难度非常大。

考虑到汽车挡风玻璃行业是一个在九十年代中期才兴起的产业,私营化程度很高,因此,在接手代理应诉工作后,我们将应诉策略定位在力争市场经济地位上。调查中,我们提供了大量翔实、可靠的数据,一次次回答补充调查问卷。并且,在二十余天的核查中始终高度配合,以证明中国政府对中国汽车挡风玻璃产业的出口贸易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控制,中国政府没有操纵或决定涉案产品的国内市场价格。最后,加拿大调查机关采用了应诉企业的自身价格和成本来计算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大幅降低了企业的反倾销税率。

同时,我们建议应诉企业采纳的另一个应诉策略是,争取下游产业和加拿大国内消费者的支持。美国、加拿大的国内市场,特别是它们的汽车修理厂对中国汽车挡风玻璃需求量较大,物美价廉的中国汽车挡风玻璃在美国、加拿大市场很受欢迎,更能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因此,我们同加拿大律师做了大量的工作,以争取下游产业和加拿大国内消费者的支持,从而证明中国的汽车挡风玻璃产品是加拿大国内顾客利益之所在。

在本案进行的过程中,美国已经对中国的汽车挡风玻璃产品做出了不利裁决。为打消加拿大对中国产品贸易转移的顾虑,消除美国的反倾销裁决对企业在加拿大应诉的不利影响。我们在答卷中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避,并反复强调我国汽车挡风玻璃主要是满足国内汽车生产和装修行业的需求,没有出口的压力,也不存在贸易转移的可能。最终国际贸易法庭采纳了中国企业的说明,裁决从中国进口的汽车挡风玻璃产品并没有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或损害威胁。

(三)胜诉的影响及意义

加拿大汽车挡风玻璃案是中国入世之后,外国政府第一次在反倾销调查中承认中国应诉企业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是一个标志性胜利。中国入世议定书规定,虽然15年内不认定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但若有相关证据能证明中国国内某一行业或者某几个企业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运作,则在个案中可以给予该行业或企业市场经济待遇。中国汽车挡风玻璃行业正是在首个依据上述规定赢得行业市场经济地位。

中国入世前,美国等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尽管在入世议定书中同意给予符合条件的中国行业或者企业市场经济待遇,但还没有履行承诺。加拿大对我国汽车挡风玻璃案的判决,一方面间接指责了美国等国对中国的歧视性做法和不公正的态度,另一方面,也给这些国家施加了压力,督促它们按照中国入世议定书的规定履行承诺。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