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对中国粘胶纤维长丝反倾销案

发布日期:2011-07-13  编辑: 徐铮 律师  来源: 本站原创

印度粘胶纤维长丝反倾销案经历了印度反倾销调查、上诉及复审的所有程序。本案再次证明,反倾销应诉即是挑战,也是机遇,打好一个反倾销官司,不仅能帮助企业保住市场,还能帮助企业扩大其市场份额。

(一)案件简介

2005年4月7日,应印度人造纤维产业协会(Association of Man Made Fibre Industry of India,AMFII,“申请人”)代表印度国内产业申请,印度商工部决定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的粘胶纤维长丝产品(Viscose Filament Yarn,“被调查产品”)启动反倾销调查。案号为No.14/23/2004-DGAD,调查期为2004年1月1日到2004年12月31日。中国国内有四家家企业应诉,分别是:宜宾丝丽雅股份有限公司(“丝丽雅”),宜宾海丝特纤维有限公司(“海丝特”),宜宾惠美线业有限责任公司(“惠美线业”)和河南新乡化纤股份有限公司(“新乡化纤”)。本所律师代理丝丽雅、海丝特及惠美线业进行应诉工作。

2006年4月4日,印度商工部就原始调查发布了终裁公告,丝丽雅在本次调查中获得了所有应诉企业中最低的税率,其对应的最低限价为每公斤3.91美元;海丝特的最低限价为每公斤4.04美元;新乡化纤的最低限价为4.82美元。另外,惠美线业对印度出口的主要产品绣花线(粘胶纤维长丝的下游产品,该产品占其出口量的95%)被排除在被调查产品范围之外。在原始调查终裁发布后不久,申请人就本案裁决向印度法院提起诉讼。但终因有关其诉求并不符合法律要求而被迫撤诉。

2008年5月,AMFII再次就粘胶纤维长丝产品提起反倾销期中复审,要求重新针对不同品种粘胶纤维长丝产品确定最低限价并将绣花线包括在被调查产品范围内进行调查并征收反倾销税。本所律师再次代理海丝特及惠美线业(丝丽雅同海丝特为关联公司,在调查期内将被调查产品业务全部转移给了海丝特,故在复审中丝丽雅不再应诉)进行应诉工作。

2009年5月,印度商工部就粘胶纤维长丝反倾销期中复审调查发布了终裁公告,海丝特的倾销幅度为4.42%(比原始调查的倾销幅度降低了28.4%),新乡化纤的倾销幅度为12.02%;惠美线业对印度出口的绣花线产品继续被排除在被调查产品范围之外。

自此,在历经原始调查、司法诉讼及复审之后,金诚同达律师帮助其代理企业获得了应诉的完全胜利。

(二)案件难点和胜诉关键

在代理本案后,本所律师根据案件的特点,为应诉企业制定了量体裁衣的应诉方案,从而帮助企业打赢了这场官司。

首先,印度调查机关在立案时,将绣花线产品包括在了被调查产品涉案税则号中。惠美线业同丝丽雅和海丝特同在宜宾,大量消耗这两家企业生产的粘胶纤维长丝产品并对印度出口绣花线产品。因此将绣花线产品排除在被调查产品之外就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丝丽雅和海丝特所生产粘胶纤维长丝产品的销售问题。基于这一原因,从应诉伊始,我们就确定了将应诉重点放在产品排除问题上。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对产品的物理、化学、外在形态、用途等各方面进行积极抗辩,并在核查时向案件调查官就这些情况进行了详细的实物展示。通过这些抗辩,印度调查机关接受了我们的意见。在复审中,申请人要求将绣花线产品包含在被调查产品中。律师通过引用印度相关法律及司法判例就在反倾销复审中不能将在原始调查中已经明确排除的产品包含在调查范围内这一问题进行了积极的抗辩,该意见被调查机关所接受,并在复审中继续坚持将绣花线产品排除在了被调查产品之外。这一抗辩的成功,保证了宜宾三家企业都能继续对印度出口被调查产品或被调查产品的下游产品。

其次,在反倾销调查过程中,申请人紧盯中国企业低开发票问题不放。申请人在调查中直接调取了应诉企业销售的被调查产品在印度的报关价格,并主张以此为基础确定出口价格。如果申请人的主张被调查机关所采信,那么本案就不会再有胜诉的希望。因此,我们坚决主张实际结算的发票价格。通过在核查过程中向印度调查机关出示大量证据,印度调查机关接受了有证据证明的企业所主张的实际结算价格,从而避免产生大幅的倾销和损害幅度。

再次,我们积极协调印度律师,加大在损害方面的抗辩力度,寻找对我们有利的印度国内产业的非损害价格,从而大大降低了损害幅度,并且调查机关最后也以较低的损害幅度为基础确定征税所使用的最低限价。

(三)胜诉的影响及意义

本案历经原始调查、司法诉讼及复审,本所律师所代理的企业获得了产品排除及反倾销税率最低的良好应诉结果。这保证了作为纳税及就业大户的宜宾当地几家企业能够继续对印度市场出口被调查产品,同时因为同国内竞争对手相比获得了对印度出口的竞争优势,宜宾企业进一步扩大了其在印度的市场份额。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