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吸收调查介绍

发布日期:2015-03-17  编辑: 徐铮, 律师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徐铮律师

在美对华光伏反倾销调查第二次年度行政复审中(调查期:2013年12月1日至2014年11月30日),申请人(SolarWorld Americas)于2015年3月6日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要求在本次复审中进行反吸收调查(Duty Absorption Review)的申请。

下面我们简要地介绍反吸收调查的内容,以及其在美国反倾销调查程序中的应用及后果。

一、反吸收调查的定义

1、法律规定

《美国法典》第19编第1675条(19 U.S.C. § 1675(a)(4))对“反倾销税的吸收”规定如下:“在第1673e(a)条规定的反倾销税令发布后第2年和第4年的行政复审中,经申请,调查机关应调查反倾销税令项下的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是否吸收了反倾销税,如果该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通过在美关联进口商向美国出售涉案产品。调查机关应当将其反吸收裁定通知国际贸易委员会,供国际贸易委员会在日落复审中考虑。[1]”

《联邦法规汇编》第19编第351部分(19 CFR 351.213(j)(1),即《美国商务部反倾销反补贴条例》)对反吸收调查的定义如下:“在调查期全部或部分覆盖第1个和第2个周年日或第3个和第4个周年日之间的时间段的行政复审中,在行政复审立案公告发布后30日内,如果收到了国内相关方的申请,部长将调查参加复审的生产商或出口商是否吸收了反倾销税,如果该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通过在美关联进口商向美国出售涉案产品。(周年日指:①反倾销税令发布周年日;②日落复审继续征税或暂停调查裁定发布周年日。)有关申请必须包括被申请反吸收调查的出口商或生产商的名称。”

2、法院判例中对反吸收的理解及解释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2002年的FAG Italia v. UnitedStates (291 F.3d 806)一案中,认为反吸收调查对反倾销具有重要的意义。该法院认为,反吸收调查能确保外国出口商不通过“吸收”反倾销税的方式暗中破坏反倾销法律的立法目标。如果反倾销税被吸收,那么就算有反倾销税,倾销行为仍会继续,结果就是“反倾销税令的救济效果遭到破坏”[2]。

综上所述,“吸收”指的是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通过在美关联公司进行销售的方式,自己承担反倾销税,使得美国最终买方并不承担反倾销税的情况。反吸收调查就是调查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是否存在前述吸收行为。如果商务部认定存在吸收的情况,其后果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日落复审时考虑该因素,并很可能做出不撤销税令的裁决。

二、反吸收调查的后果

《美国法典》第19编第1675条(19 U.S.C. § 1675(a)(4))规定:“管理当局应当将其反吸收裁定通知国际贸易委员会,供国际贸易委员会在日落复审中考虑。”同时,《美国法典》第19编第1675a条(19 U.S.C. § 1675a(a)(1))规定:“在1675(c)条规定的复审中(即日落复审)……国际贸易委员会应考虑:……(D)商务部根据1675(a)(4)条所作出的反吸收调查裁定。”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2002年的FAG Italia v. UnitedStates (291 F.3d 806)一案中,也对反吸收调查在日落复审中的作用作出了如下分析。该法院认为,如果商务部在行政复审终裁中认定存在吸收行为,那么日落复审中反倾销税令被撤销的可能性就会降低。该法院还引用了《乌拉圭回合协议法的行政措施申明》(Uruguay Round AgreementsAct: Statement of Administrative Action)。该申明陈述说:“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吸收反倾销税的行为说明,如果日落复审撤销反倾销税令,这些企业将进一步掠夺市场。[3]”

但是,《美国法典》第19编第1675a条(19 U.S.C. § 1675a(a)(5))规定:“上述任何一个因素(包括反吸收调查结果)都不是国际贸易委员会在日落复审中作出裁定的决定性因素。”

因此,国际贸易委员会进行日落复审时,反吸收调查的结果会影响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判断,但该因素并不是日落复审终裁的决定性因素。

三、发起反吸收调查的的条件和被调查企业

1、反吸收调查的启动条件

启动时机:反倾销税令发布后第2年和第4年的行政复审;及

启动方式:行政复审立案公告发布后30日内,美国国内相关方向商务部申请。

2、反吸收调查涉及的企业

实际被进行反吸收调查的生产商或出口商应满足下列条件:

参与本次复审的强制应诉企业;及

通过在美关联进口商向美国出售涉案产品。

3、反吸收调查不涉及分别税率企业

要进行反吸收调查,必须先确定企业的倾销幅度。而对于申请分别税率的企业,商务部仅决定他们是否获得分别税率,并不确定他们的具体倾销幅度。在没有确定每家企业具体倾销幅度的情况下,无法比较这些企业的涉案产品售价是否低于正常价值,也就不能假定这些企业“吸收”了反倾销税[4]。因此,商务部不会对申请分别税率的企业进行反吸收调查。

二、对于吸收的认定及抗辩策略

1、对于吸收的认定

(1)存在倾销行为

为了确定一家应诉企业是否吸收了反倾销税,《联邦法规汇编》(19 CFR 351.213(j)(3))要求商务部首先应计算应诉企业的倾销税率(倾销幅度)。如果商务部调查发现不存在倾销,则不会做出存在吸收的认定[5]。

(2)举证责任

如果商务部发现复审调查期内涉案产品售价(销售给非关联买受人的价格)低于正常价值(即存在倾销),那么商务部就假定反倾销税被吸收。但出口商或生产商可通过证明“非关联买受人最终完全承受了涉案产品的反倾销税”来推翻这一假定。也就是说,商务部确定了企业的倾销幅度后,举证责任就转到了参加复审的企业这一边,企业需要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吸收反倾销税[6]。

商务部解释,被调查企业之所以承担举证责任,是因为被调查企业是调查程序中唯一能够提供证据证明是否存在吸收的主体[7]。

2、抗辩策略

在相关复审终裁中,商务部数次表明,如果被调查企业提供了与美国非关联买受人签订的书面合同或协议,能证明非关联买受人同意支付涉案产品反倾销税,那么商务部就可认定不存在吸收[8]。

美国商务部的该要求在实践中较难得到满足,以下举例说明:

在对越南冷冻鱼产品进行反吸收调查时,越南QVD公司提供了盈利和亏损数据,以证明销售成本比获得的收入要高;还抗辩称产品进入美国海关的价格(entered value)比净美国价格(net U.S. price)要高。但是商务部认为这些证据并不充分。首先,QVD提供的是合并财务报表,数据中包括一些非涉案产品的销售,无法确定涉案产品的销售成本和收入数据,因此该证据并不充分;其次,QVD的对美销售是销售给QVD的美国关联公司,因此该证据不能被采信[9]。

在对墨西哥铜管产品进行反吸收调查时,应诉企业墨西哥金龙公司根据美国商务部反吸收调查问卷的要求,提交了其在美关联公司同美国买方的买卖协议以及美国买方的申明函。但是,美国商务部在初裁中认为,尽管买卖协议显示金龙公司将提高产品销售价格,但是该协议却未能显示非关联买方将最终支付经复审确认后的反倾销税。另外,金龙的答卷显示其美国关联方在货物进口时支付反倾销税保证金,而经过复审,其有可能要补缴税款或获得退税。在终裁阶段,金龙未对该认定做出任何新的抗辩或提交新的事实证据,故美国商务部在终裁中做出了存在吸收的认定。

综合以上情况,如果美国商务部发起反吸收调查,则做出存在吸收的可能性非常高。因为,美国非关联的购买者在正常商业条件下均希望锁定采购价格,而不可能同应诉企业的美国关联进口商签订包含有最终承担反倾销税条款的协议。而一旦做出存在吸收的认定,在未来的日落复审中,将使得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更易做出不撤销税令的决定。因此,我们建议本次复审调查中的强制应诉企业,如果其通过在美国关联进口商进行产品销售,则应积极妥善地应对此次反吸收调查,以避免被做出不利裁定。


 

[1] 原文为:(4) Absorption of antidumpingduties. During any review under thissubsection initiated 2 years or 4 years after the publication of an antidumpingduty order under section 736(a), the administering authority, if requested,shall determine whether antidumping duties have been absorbed by a foreignproducer or exporter subject to the order if the subject merchandise is sold in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 an importer who is affiliated with such foreignproducer or exporter. The administering uthority shall notify the Commission ofits findings regarding such duty absorption for the Commission to consider inconducting a review under subsection (c).

[2] FAG Italia v. United States (291 F.3d 806).

[3] 同上脚注。

[4] Wooden Bedroom Furniture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inalResults and Final Rescission in Part, 75 FR 50992, August 18, 2010.

[5]同上脚注。

[6] Certain Stainless Steel Butt-Weld Pipe Fittings From Taiwan:Preliminary Results of Antidumping Duty Administrative Review and Notice of Intentto Rescind in Part, 70 FR 39735, July 11, 2005.

[7] Certain Frozen Fish Fillets From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Final Results of the Antidumping Duty Administrative Review and New ShipperReviews, 74 FR 11349, March 17, 2009.

[8]同脚注6。

[9]同脚注7。

网友点评